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筠连

主题: 儿子得白血病无力治疗父亲街头举牌“转让女儿救子”

  • 怀念·最初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6206
  • 回复:0
  • 发表于:2018/8/10 12:04:17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筠连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8月7日下午,一则“爸爸转让女儿救儿子”的消息引发网络关注。

  

被广泛转发的几张图片中,来自四川峨眉山市的年轻爸爸梁育佳,站在成都市区一家医院附近的街头,怀里抱着长相乖巧的女儿,面前放着一块牌子:“转让女儿救儿子。”


梁育佳站在街头,怀里抱着女儿,面前放着一块牌子:“转让女儿救儿子。”

  

“典型的重男轻女”、“恶俗的噱头”、“太可怜了”……引发巨大争议的同时,梁育佳的举动也引来了相关部门的关注。8月9日,峨眉山市相关工作人员来到医院,慰问了梁育佳一家。

  

封面新闻记者多方了解发现,备受争议的“转让女儿”这一举动背后,有网络募捐平台员工为其支招。 

事件:为儿子筹医药费“转让女儿”引争议

梁育佳一家来自峨眉山市绥山镇五一村7组。8月7日下午,31岁的梁育佳抱着女儿小心(化名),拿着牌子出现在街头,很快就引发了路人围观,有人对着他的牌子一阵猛拍。

  

“转让女儿救儿子。”字体粗大的红色标题后,牌子正文简述了这一举动的原因,“我的双胞胎孩子3岁8个月,儿子2018年7月12日确诊白血病,先后花费了5万元,孩子治疗还需要五六十万,我们家实在无法筹措了。”


“女儿活泼可爱,但我们没有能力给她好的生活和教育。”牌子上继续写道,“如果哪位好心人能出钱帮助我儿子治病,我就把女儿送给他。”牌子下方,附了儿子小成(化名)、女儿小心在医院的照片,以及梁育佳自己的身份证照片。


字体粗大的红色标题后,牌子正文简述了这一举动的原因。


牌子上的内容,连同梁育佳抱着女儿、扶着牌子求助的形象很快传遍网络。巨大的争议也随之而来:有人认为这家人可怜,呼吁慷慨解囊;有人认为此举藐视法律,公然“买卖人口”;有人认为是“重男轻女”,质疑“为什么不转让儿子”;有人认为是炒作,制造噱头引发关注……

  

探访:曾经儿女双全惹人羡 今为医药费愁破头

8月8日上午,封面新闻记者来到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,见到了舆论漩涡中的梁育佳一家。血液科的一间病房里,小成坐在病床上,嘴里含着勺子,呆呆望着眼前的白粥。


小成坐在病床上,呆呆望着眼前的碗。

  

“他刚刚才哭完。”奶奶罗琴芳说,小成的爸爸梁育佳、妈妈陈兰琴,2013年在贵州打工时相识。2014年4月,两人婚后生下一对姐弟“龙凤胎”,“儿女双全,当时觉得人生都圆满了。”


今年7月小成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住院后,奶奶在附近租了房给孙子做饭。

  

但今年7月开始,小成突然喊脚痛,整晚整晚睡不着觉。7月11日,小成被送往四川大学华西第二医院诊治,并于次日被确诊为患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“全家人都懵了。”罗琴芳说,不过没有任何犹豫,大家就决定进行治疗。


截至目前,小成已经做了4次骨髓穿刺。

  

截至目前,小成已经做了4次骨髓穿刺。“他声音都哭哑了,我听着心都碎了,我一般都走开不看。”住院后,罗琴芳在附近租了房,专门给孙子做饭,“医生说不能吃油的和冷的,只能自己做。”


妈妈陈兰琴说,30万的医疗费对他们家而言,无异于天文数字。

  

更大的困难是医药费。小成的妈妈陈兰琴拿出医院费用清单,7月12日入院以来,已花费将近5万元,“他才刚开始化疗,接下来还有好几个疗程,顺利的话估计花30万左右,不顺利的话就是无底洞。”陈兰琴说,这对他们家而言,无异于天文数字,这段时间因为钱的事,夫妻俩经常吵架。

  

回应:后悔“转让女儿”,系有人支招

小成患病前,梁育佳在贵州某铝业公司打工,虽然一个月的工资有六七千元,但仅仅够一家6口人日常生活。小成患病后,全家人便四处借钱,但最终只借到了2万元。夫妻俩决定,将才买不久的新房卖掉,但到中介处才发现,房子是安置房,没有房产证,根本卖不掉。

  

8月7日下午,梁育佳带着女儿离开了沉闷的病房,说是出去给姐弟俩买玩具。随后,他来到医院外不远的华西坝地铁站口,摆出了那块“转让女儿救儿子”的牌子。


姐姐在病房里贴心地照顾弟弟。

  

“他事前什么都没有跟我商量。”陈兰琴说,自己直到当天晚上,才通过病友群知道了这个事情。随之而来的,还有各种负面评论,甚至诋毁和谩骂,“很郁闷。”

  

“只是希望更多人关注,没想到引来这么大动静。”对此,梁育佳也表示,“真的很后悔。但当时真的是被逼到没办法了。”事发后,先后有几个人给梁育佳打来电话,表示愿意出钱救助小成,但都被陈兰琴一一回绝,“怕用了他们的钱,到时候把我女儿带走。”


两个孩子在病房里。

  

至于是如何想出“转让女儿救儿子”这个主意的,梁育佳不愿多谈。妻子陈兰琴则认为,丈夫一个人想不出这种方法,估计背后有人给他出的主意。直到8月9日中午,梁育佳才透露,是和某网络募捐平台的工作人员一起想的主意。

  

进展:当地介入救助 网上募捐一个继续一个终止

“转让女儿救儿子”这一事件也引起了峨眉山市相关方面的注意。据峨眉山市相关工作人员介绍,发现此事后,当地相关方面十分重视,一方面调查核实情况,一方面派人前往探望。8月9日中午12点,工作组一行8人来到医院,慰问了梁育佳一家,送上了慰问金、慰问品。同时,工作人员对梁育佳“转让女儿”的行为进行了批评教育,指出了其错误。

  

此前,针对梁育佳一家的情况,峨眉山市绥山镇五一村曾组织全部9个村民小组募捐,共捐款8000余元。“同时,村、镇两级已收集相关申报材料,及时向民政部门递交了低保申请。”相关工作人员表示,此外,相关方面还在积极为梁育佳一家准备临时困难救助、医疗救助、大病保险补充等帮扶所需的手续。


截至8月9日晚上9时,梁育佳一家通过爱心筹平台收到捐款近5万元。


小成患病后,梁育佳一家还在爱心筹和水滴筹两个求助平台上发起了募捐。截至8月9日晚上9时,爱心筹平台已收到捐款近5万元,显示有1556人次解囊相助,水滴筹的募捐则已被平台终止,平台上的数据显示,终止前共有2205人次捐款3.9万余元。“水滴筹平台称我们情况不属实,因为微博上有一条评论说我们一家已经募捐了130万元。”对此,陈兰琴十分无奈。


对话陈兰琴: 情急之下写的,欠考虑

孩子母亲陈兰琴告诉北青报记者,此举只是希望能筹到更多的钱,并非真要“转让”女儿。

北青报:我们看到孩子父亲在街头求助,说是为了救儿子要把女儿送出去是吗?


陈兰琴:没有,没送,怎么可能送出去。


北青报:但是我们看到孩子父亲确实这样求助了。


陈兰琴:当时也是着急了,筹不到钱,就想了这个办法。也是为了引起社会的关注,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情急之下才这么写的。


北青报:如果真的有爱心人士想要领养这个小女孩,你们是怎么打算呢?


陈兰琴:不给啊,肯定不给,谁都不给。也有人问我们转让需要多少钱,也有人说领养,但是我们都拒绝了。


北青报:孩子父亲发出“转让女儿救儿子”的求助后对你们筹款有帮助吗?


陈兰琴:有帮助,当天就有人加我们微信捐款,但是很快微信号就被封了。


北青报:有没有听到质疑的声音?


陈兰琴:有的。很多人骂我们,说我们重男轻女。我老公现在被骂的什么也不想做了,电话也不敢用了,手机都放在朋友那儿,都快坚持不住了,但是没办法。儿子是我们的儿子,女儿也是我们的女儿,我们不可能说是救儿子把女儿卖了。


北青报:所以为什么会打出“转让女儿救儿子”的广告牌?


陈兰琴:我们只是为了引起关注,让好心人帮助我们渡过难关。像这样的病,我们这样的家庭是承受不起治疗费用的。我们现在知道这肯定是不妥的,当时也是欠考虑。

梁育佳:同样疼爱女儿,只是走投无路

此事发酵后,梁育佳受到了不少网友的指责甚至谩骂。昨日,新京报记者对话梁育佳,他说自己一样疼爱儿子和女儿,若不是真的走投无路,并不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保住自己的两个孩子。

新京报:目前家里的经济情况怎么样?


梁育佳:7月份开始,我儿子从县城医院一步一步检查,最后到成都被确诊为白血病。到现在化疗了一期,已经花了5万多元。我家庭条件很一般,家里也没什么积蓄,自己在铝厂上班,一个月赚四五千,妻子打零工一个月赚两千多。现在花的5万多里,还有些是和亲戚借的,但这种事情人都不愿意给你借太多钱。


新京报: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筹款?


梁育佳:儿子生病了以后,我们一家就来成都给他看病,工作没得做、钱也没得领。我去找了公益机构,但人家说要拿到孩子出院证明的原件才行,孩子还在医院住院呢,没办法提供。也给我们当地媒体都打过电话。但儿子每次化疗都需要挺多钱的,对我们来说压力很大。我听说有人通过这种方式给孩子看病的,我实在走投无路了,也用了这个方法。


新京报:为什么不卖掉名下房子?


梁育佳:网上问我为什么不卖房子,其实我一直在卖房子。我有两套房子。一套是我们村里的老房子,很破了,一直在漏雨也没有修。而且是在村里,人家不会有人愿意买。(五一村一位村民也证实,很少有人会去买农村的房屋。)2014年的时候,我们花光全家的积蓄在城里买了一套房子,90多平米。刚开始人家说5年后能办房产证,但一直没有办下来。孩子的病确诊后没几天,我就找过我们当地的中介说把房子卖出去,中介也把这个消息挂在了网上。但是人家买的人一听房子是没有产权的,再加上是顶楼,就没几个愿意买的。因为着急出手,我去问了房产证的事情,得到的回复是还得等个几年才行。


新京报:如何看待网友“卖女儿救儿子”这样的评价?


梁育佳:我的一对儿女是龙凤胎,两个孩子对我来说是一样的,女儿也是我心尖儿上的肉。但当时没想这么多,就是想不能给儿子断了治疗。儿子生病后我们一家人都在成都照顾。作为一个父亲,我很爱自己的儿子,7月底房子卖不出去、家里又没钱,我还想不行就去卖器官。给儿子看病以后家里肯定没什么钱、条件也不行,如果能有一个好的家庭,给女儿更好的教育、更好的生活,又能够给儿子看病,我是愿意的。


新京报:消息发出后有人愿意“收养”女儿吗?


梁育佳:照片发到网上后有一个广州的家庭联系我,说他家一直想要一个女儿,也愿意给我们一些帮助。我说如果女儿多了一个爸爸妈妈,对她也是好的,我也会经常去看她。但现在想起来有些后悔。我怕女儿长大了,懂事儿了,会怨恨我。

来源:搜狐新闻

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