论坛广播台
广播台右侧结束
筠连

主题: 为让母亲回家,宜宾少年竟喝下剧毒百草枯!妈妈,你在哪?

  • 徒留一场笑谈一场心伤
楼主回复
  • 阅读:1384
  • 回复:1
  • 发表于:2018/5/14 10:05:03
  1. 楼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筠连社区。

立即注册。已有帐号?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

今天,母亲节。也是宜宾珙县19岁男子谢云涛为逼母亲回家而喝百草枯的第五天,有气无力的谢云涛自知等不到妈妈了。因吸入百草枯剂量太大、时间太久,珙县、宜宾及成都多家医院均表示无能为力。“希望我的死,能换来妈妈回家,能陪伴两个妹妹长大。”13日上午,谢云涛向父亲和堂哥交代了他最后的“遗言”。


凌晨求助:

爸爸救我,我喝了百草枯

5月7日,珙县底洞镇两河村村民谢少奎有点高兴,远在内江打工的大儿子谢云涛回家了。自从去年打工回家后,谢少奎就独自在家照顾两个女儿和岳母。谢少奎种庄稼、喂母猪、养蚕子,希望多挣点钱,供两个女儿读书,也给儿子找个媳妇。


由于儿子回来得较晚,父子俩一夜无话。第二天,谢云涛帮父亲干了一天农活,父子俩聊了些闲话,其间谢云涛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。


当晚,累了一天的谢少奎早早睡下。半夜,谢少奎突然被敲门声吵醒,门外传来儿子谢云涛带着哭腔的声音:“我喝了农药,爸爸快救我。”儿子的话让谢少奎大吃一惊,“你喝的啥子农药?”谢少奎慌忙跑到儿子房间,看到床前有呕吐物,旁边放了个白色塑料瓶子。谢少奎看见,瓶子上赫然写着三个字:“百草枯!”



谢少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,虽然没多少文化,但谢少奎听说过百草枯的“威力”:喝百草枯的人基本没救。一家人的异常响动惊醒了年近七旬的外婆,老人一听说外孙喝了百草枯,当即就昏死过去。


谢少奎手忙脚乱,在邻居们的帮助下,给岳母掐人中救治,又连夜找车将谢云涛送到底洞镇卫生院洗胃。“一路上,谢云涛都很清醒,他说喝了70毫升左右,吐了一些。”因情况危急,谢云涛被连夜转入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。


谢云涛母亲相片

原因惊人:喝农药只为逼妈妈回家

五天过去了,百草枯慢慢地侵蚀着谢云涛的身体。12日晚被家人再次送入珙县人民医院,但是医生表示无力回天。谢云涛脑子变得迷迷糊糊,已经无力说话。


谢云涛喝百草枯后,曾亲口对14岁的二妹谢云欣说:妈妈在外面打工,两个妹妹全由年迈的外婆照顾,家里的负担就落在了爸爸和外婆身上。“爸爸压力太大了,哥哥认为妈妈应该回来,帮爸爸分担点。”谢云欣说。


“你为什么要做傻事?”谢云涛的堂哥谢云林又急又气,他希望找到答案。谢云涛给堂哥的解释是:他希望妈妈可以回来,可以陪着两个妹妹,见证她们成长。


谢少奎的庄稼

“儿子说他本来想去买点农药吃了,这样可以逼妈妈。吓一吓,妈妈就要回来了。”谢少奎说,但是谢云涛没有意识到他喝的“百草枯”是剧毒农药,喝了后受不了才向父亲求救。


谢少奎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妻子袁某容是1982年生人,今年才36岁。而比妻子大九岁的谢少奎,此前一直在外地打工,供养三个孩子和岳父岳母。近20年来,一家人虽不富裕,到也和和睦睦。


去年八月,在外面打了两年工的谢少奎给妻子打电话,高兴地告诉妻子自己要回家了。但意外的是,妻子非但不高兴,还叫他别回来了。


谢少奎要送一个同村的老人回来,所以他不顾妻子反对,仍然按原计划回家了。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他下午回家,妻子一早就离家外出打工去了。“我们连面都没见上。”


袁某容离家后,基本不与丈夫联系,也不接丈夫电话,只保持着和孩子们偶尔通话。大半年里,年长的谢云涛经常劝妈妈回家,但母亲总是一口回绝。“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不回家,儿子也没给我说过。”谢少奎说,妻子的电话号码显示她在海南。


谢云涛喝下百草枯后,也试图和母亲联系,但是联系不上,当晚甚至直接关机。家人、亲友给袁某容发短信、微信,直到第二天谢云涛才与母亲联系上。谢云涛希望母亲回来看他最后一眼,但母亲让儿子放心去,她不会回来。


弥留之际:希望我的死,能换来妈妈回家

5月8日凌晨5点40左右,谢云涛被送进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室,进行了透析。治疗两天两夜后,病情并无好转,医院建议其转入上级医院抢救。


但是,花了两万余元的谢少奎,从越来越多的渠道得到的消息越发让他绝望。“很多人都说没救了,连擅长百草枯中毒治疗的成都崇州市人民医院医生,都说吸入剂量太大、时间太久而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。”


谢云涛的外婆


谢少云告诉记者,谢云涛初中毕业后即外出打工,平时很少做农活,也没机会接触农药,此前没用过也没见过百草枯。“我们家里没有百草枯,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的。”谢少云怀疑儿子自己在底洞镇买的百草枯,但是具体从何处购买,谢少云并不清楚。


“谢云涛并不是真的想死,现在很多农药都无毒或者低毒,不知道为什么别人要卖给他百草枯。”儿子没救了,但谢少奎依旧保留着那个塑料瓶子,该百草枯的生产企业是江苏省南京红太阳生物化学有限责任公司,净含量为200克。


生命陷入弥留之际,谢云涛也意识到自己没救了。在宜宾一医院要求转院时,他就强烈要求出院回家。“不治了,死就死吧,只是希望我的死,能唤醒妈妈,能让她回家。”谢少奎说,这成了这几天,儿子反复念叨的“遗言”。


成都商报记者根据家属提供的电话号码试图联系袁某容,但其手机无人接听。电话号码显示的归属地为海南省海口市。


19岁的年纪,正是花样年华,你却选择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,让本来不幸的家庭雪上加霜。比你不幸的人还有很多,为什么要走极端呢?


生命不容易,且行且珍惜!


关注同城热点 获取最新资讯 点击查看更多本地热点话题
  • 双儿@宝贝
  • 发表于:2018/5/23 9:27:06
  1. 沙发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该作者
她妈妈回来没有呢?
  
二维码

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
加入签名
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